返回首页
市场CURRENT AFFAIRS
市场 / 正文
国际油价大起大落渐成常态

  在全球增长阴晴不定、国际贸易摩擦疑云未散、地缘局势升级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或将转向等多重因素影响之下,今年上半年的国际油价呈现出大起大落的态势。具体而言,年初国际油价呈现反弹势头,并在4月底触及每桶65美元的年内高位,但随后油价大幅走软。6月以来,由于地缘政治风险拉升、市场对美联储降息预期增强,国际油价又大幅反弹。整体来看,这与2018年油价大起大落一脉相承。2018年,国际油价呈现一路上涨的趋势,均价维持在每桶64.9美元,但第四季度受到全球需求预期转弱、经济前景堪忧、伊朗制裁效果不及预期、美国原油库存持续大幅增加等多重因素影响,国际油价出现巨幅下挫。

  事实上,把研判国际油价走势的时段拉得更长一些,其大起大落的特征更为明显。在2013年9月,国际油价曾暴涨至每桶112美元的高位,但却在2016年12月暴跌至每桶26美元的低位,跌幅达到77%。随后,受益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努力,国际油价在2018年10月重新恢复至每桶77美元。但在2018年年末,国际油价却在12月28日创下每桶42美元的低位,下跌幅度高达46%。今年以来,纽约期油的价格又由每桶42美元逐渐上涨到4月的每桶66美元,上涨幅度达到57%。

  在国际油价大起大落的背后,凸显出在日趋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中,影响和决定国际油价走势的因素除了全球经济、供求关系等传统原因之外,地缘政治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特外交、国际政治等不确定性风险的影响力正在扩大。例如,2018年,全球经济和石油需求较快增长、OPEC+减产协议、库存减少等因素助推了石油价格上涨,而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摩擦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和委内瑞拉政经?;蚣泳缌擞图鄄ǘ?。与此同时,2018年,全球石油市场治理体系也发生了深刻变革,美国、沙特阿拉伯、俄罗斯三强博弈格局基本形成,并且存在长期性和不确定性。全球石油供需形势发生显著变化,由上年供给不足(日均供给缺口60万桶)转变为需求不足(日均供给过剩80万桶),原油需求增长主要由亚洲和北美驱动,而供给增长主要来源于北美和独联体国家。

  展望2019年下半年,国际油价的走势或将难现“坦途”,会继续呈现出大起大落的特征。这背后的原因有三个方面。其一,美国石油产量大增。页岩油生产设备问题逐步得到解决后,美国石油产量与出口量将大幅增加。二是石油需求将持续放缓。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增加,导致各国对石油的需求增长将低于预期,石油价格也将面临下行压力。三是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具有不确定性。去年,特朗普单方面撕毁《伊朗核协议》,恢复对伊朗石油出口制裁后,曾刺激国际油价较低位急升23%。但是对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来说,过高的油价不利于执政党的选举行情,美国政府其后宣布对8个伊朗石油主要买家给出半年豁免期,加上全球经济有放缓的迹象,令国际油价逐渐走低。

  对于全球经济复苏来说,国际油价大起大落并非吉兆。受到国际油价快速上涨影响较大的应该是印度、日本及欧盟等石油净进口国。这将全面增加这些国家石油的进口成本,甚至还可能全面推高这些国家的物价水平,增加居民的石油消费负担。更为重要的是,如果油价上涨全面推高物价水平,对已经放缓的全球经济将是一大隐患。而这一情况反映到股市上,就是与能源密切相关的航空运输股及相应的股票价格暴跌,而石油公司的股票价格暴涨。

  对于疲弱的全球经济复苏来说,如若特朗普对伊朗的立场继续升级,进一步拉升地缘政治风险从而引发油价暴涨,其风险难以小觑。与之类似的是1973年年末,当时国际油价的暴涨最终终结了战后漫长的全球经济繁荣,通胀飙升,经济增长放缓,失业率达到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。目前,距离2008年的金融?;丫?0年有余,在各大主要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之下,全球经济复苏走向正轨,包括美国、英国的失业率都大幅下滑至历史低位。但这种经济复苏看上去并不稳固——从美联储或将转向降息中可见一斑。因此,各界对国际油价大幅暴涨所蕴含的各种风险仍需保持警惕。

责任编辑:韩昊
全彩助手官网|官网_首页